图片-稻子网
图片-稻子网
图片-稻子网
图片-稻子网

谷歌服务器框架-积分加积分,谷歌医疗大败

图片[1]-谷歌服务器框架-积分加积分,谷歌医疗大败-稻子网

图片来源@视视中国

文字 |脑极体

2018年,谷歌建立了专注于医疗领域的超大规模医疗实战集群——谷歌健康,整合了旗下搜索、云、谷歌大脑业务的医疗板块和健康部门。谷歌大张旗鼓,集中精力做大事,聚集了这些顶级团队,还没有喊出“龙”。三年后,它面临着谷歌健康 CEO David 的离职和业务重新拆分的局面。

无独有偶,苹果、IBM、亚马逊等众多科技巨头的医疗保健项目也遭遇了挫折。在谷歌重组的消息还在不断传出的同时,苹果也传出裁减医疗健康项目团队的消息。由亚马逊、摩根大通和伯克希尔哈撒韦(巴菲特)三大巨头创立的Haven也宣布破产。

钱可以变鬼的老话在医学领域是没有道理的。即便是技术雄厚、技术一流,这些科技巨头也都在医疗领域制造了一些大麻烦。为什么谷歌进展不顺利?路在何方?

有限的战略倾斜和冲突的文化调性

科技巨头的主营业务一直都是与技术强相关的软硬件,无论是云业务还是搜索、广告推荐等,作为一个业务方向,医疗相关的项目业务从来没有巨头优先发展的核心。对于非核心圈子的企业,谷歌往往资源较少,容忍度较低。谷歌健康CEO辞职的主要原因是外界猜测的主要原因是其商业化压力过大。

谷歌的策略是对自己的医疗健康项目进行大规模的重组,但在实际过程中,不同部门的业务还是比较分散的。例如,谷歌收购了专注于可穿戴健康设备的设备和服务部门,而谷歌则在 2021 年初成立了自己的健康团队,以应对医疗错误信息。实际战略的实施并不是那么清楚。新业务部门的职责和权力是有限的。已经创建了一个独立的业务部门,但战略已经改变。这种态度也会让之前分散的企业很难聚集在一起形成协同效应。

在科技巨头的基因中,有着对技术的无限敬仰,所有的企业也都是以技术为导向的。对于专业化但不太确定的医学领域,这种决定论与极客的技术决定论有关。风格基调不合适。医疗行业壁垒高,临床和技术流程的复杂性是医疗行业人最清楚也最痛苦的现实。但在一个由极客主导的公司,融合并接受两种不同风格的暴力算法机器学习的过程是极其困难的。尤其是面对医疗领域长期的业务亏损,无论是公开压力还是暗压力,这种无形的表现都是整个业务部门创造力的窒息点。

对于像谷歌这样强调技术但不懂医疗的科技巨头来说,医疗领域无法向核心业务迈进。这个行业需要有长期不盈利的心理准备,非核心业务的话语权有限,加上其暂时创造的商业价值太小,限制了谷歌医疗领域的发展和创造。

烧钱难赚钱,技术会秃顶

在 的整个业务中, 医疗保健是一个非常烧钱的存在。就算家里有钱,也负担不起这种长期的“浪子”率。

2021年Q2季度财报显示,包括智慧医疗在内的其他业务仍在亏损。营收1.92亿美元谷歌服务器框架,亏损13.980亿美元,同比亏损。有上升趋势。也就是说,它在2014年以6亿美元的价格被收购,并通过其他业务的输血不断增长。 2018、2019年财报基本一年亏损24亿元。然而,谷歌在输血方面的投资和购买新的医疗用品的成本一直被忽视。

曾向研究癌症免疫疗法的47公司投资7500万美元,向ARMO投资5000万美元。在2019年收购可穿戴设备公司中,谷歌斥资21亿美元巨额投资。亏本与买买买同步进行,就算是富矿也受不了这样烧钱。

这些项目的实际实施也是坎坷而艰难的。对于最引以为豪的项目,其眼底检查诊断准确率可达90%,高于专业眼科医生的诊断率。这曾经是谷歌最引以为豪的演讲。但在实际落地过程中,却并没有那么顺利。该项目主要与泰国公共卫生部门合作。巴吞他尼省和清迈省的11家诊所安装了眼底诊断的深度学习系统,但由于医疗和护理领域收集的图片质量和网络速度问题,诊断过程缓慢。麻烦的是,最后医护人员直接推荐患者选择医生直接诊治。

网络速度可以优化,但实际眼底图像质量不好解决。实验室的高诊断准确率基于清晰干净的高质量图像。实际着陆过程中图像质量参差不齐。结果无法准确诊断,实验室里的“花”在一场真正的风暴中死去。

在技术落地的过程中,除了技术本身的约束,还会遇到很多政策的限制。在欧美等重视人权的国家,对隐私的保护最为重要。

人难聚,隐私被严密监控

欧美国家非常重视隐私数据。无论是立法保护还是巨额罚款,政府和公众都高举防止侵犯隐私的旗帜,尤其是在医疗信息方面。防护等级越高谷歌服务器框架,墙越厚。 2003年,美国正式颁布了《健康保险携带与责任法案》(简称HIPAA综合法案),以保护患者拥有自己的健康信息的权利。

数据审查和监管日趋严格。至于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的推进,最重要的资源是数据。这是推动人工智能技术进步的燃料。没有足够的机器学习数据,算法如何解决医疗问题?在医疗健康领域,数据采集受到隐私的强监管,这也成为其发展的巨大障碍,实现智能诊疗的过程难度太大。

因其规模和敏感的广告业务而不受公众信任。一直是监管部门关注的焦点。针对其反垄断和隐私的诉讼和新闻事件层出不穷。 的任何涉及数据隐私的工作都在苦苦挣扎。

2019 年 11 月, 与医院连锁集团建立合作,其项目“夜莺计划”涉及来自 20 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的 5000 万患者病历的详细信息。是一家拥有2600家医院的天主教连锁医疗集团。

虽然两党均表示遵守健康和隐私规则和协议,但国会和公众仍强烈反对两人的合作最终被联邦政府调查。不成功的合作给谷歌的健康造成了严重的挫折。据悉,有健康隐私专家认为,两者合作协议中的数据共享在医疗行业很常见,但对谷歌的监管审查程度非常严格,这意味着如果来自其他背景的科技公司合作对于科技公司,情况可能并非如此。大新闻中,公众将自己的健康和隐私数据与谷歌背后的广告业务联系起来,对谷歌的商业背景极为不信任。

与欧美民众相比,国内民众同样重视隐私,但反应不会那么强烈。以支付宝为例。它还收集医疗方面的各种信息。在新冠疫苗接种服务中,更容易得到政府的支持,从而获得公众的认可。谷歌全力推进符合全民利益的医疗服务。然而,大众并不看好谷歌,文化和医疗环境的桎梏也造就了谷歌健康发展的困境。

三年前组织架构的重大调整并没有带来谷歌的健康腾飞,而是最终负责人的离职和项目团队的分离。谷歌开局王炸了,好手好手,却输掉了开拓医疗领域的战役。在孙子兵法中,胜利的关键在于对的时间,对的地点,对的人。否则,就有过早死亡的风险。 在这三者中似乎并不站稳脚跟。

就时间而言,谷歌健康定位于欧美医疗环境。医疗保健系统很复杂,涉及许多利益相关方。公司的商业背景环境与其所处的文化和政策环境相冲突。机构监管严格,发展障碍多。

缺点是谷歌健康是谷歌业务的一个分支,没有话语权。此外,医疗领域壁垒高,技术落地棘手,商业价值大打折扣,投入产出压力让谷歌健康健康。不健康的发展不会走多远。

不和谐人尽皆知,谷歌健康面临内外不和谐。谷歌健康在谷歌业务上遭受了巨大损失,面临压力。其他业务部门对医疗不了解,研发调性不同,难以相互理解和融合。对外,虽然谷歌健康的愿景是为数百万人带来健康,但在实际运营中,用户对隐私的担忧引发了诉讼,尤其是大公司的光环让谷歌医疗做任何涉及数据隐私的事情。他们都在挣扎,深陷困境。

分、合、合点,谷歌健康的最终结果是将原来的团队拆分为其他业务部门。他们聚在一起,并没有化为火,散落成星辰,又回到了原点。谷歌的最终决定看起来更倾向于去中心化开发。对于每个团队来说,回到原来的部门作为一个垂直的项目开发,可能是一个更务实的选择。

在谷歌健康被曝分拆重组后不久,旗下子公司与妙友医疗国际宣布战略合作。谷歌不会放弃在医疗领域的探索。虽然集体医疗尝试失败了,但这只是暂时的失败,并不是最终的结果,不管会出现多大的波动和挫折,毕竟这是一块万亿级的蛋糕,谁能舍得舍弃?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